徐恭义:“要建造中国人留存永世的桥梁”徐恭义:“要建造中国人留存永世的桥梁”

徐恭义:“要建造中国人留存永世的桥梁”
央视网消息:2018年,55岁的徐恭义进入了人生的“丰收之年”——为表彰他在桥梁创新设计和建造技术上所作的突出贡献,美国国际桥梁大会授予他约翰·罗布林终身成就奖,在国际桥梁工程界,这项荣誉的地位相当于“诺贝尔奖”。  35年来,这位来自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集团的副总工程师主持设计了50多座特大型桥梁,他不仅是中国大跨度悬索桥技术迈入世界先进水平的主力开创者和推动者,还是国际桥梁及结构工程协会执行委员会“杰出结构大奖评选委员会”中唯一的一位任期四年的中国评委——代表中国向世界发出着有关桥梁工程评选的权威声音。  徐恭义在施工现场  “我国桥梁技术的进步在国际上有目共睹,我获奖是被认可中的一部分,是中国桥梁发展的缩影。” 两鬓微霜,目光坚定的徐恭义说。  “要建造中国人留存永世的桥梁”  每一座落成的大桥,如同每一个降临人世的婴儿,载有强烈的期待,带有明显迥异的特征。时至今日,徐恭义仍然清楚地记得这些桥梁建设方案出台的“胎记”——西陵长江大桥在国内首次实现一跨过长江;澳门西湾大桥的设计方案是从23个全球方案中脱颖而出的;东莞东江大桥因莞深高速公路和东莞市快速环线需要并线跨江,桥位空间资源有限并带来极大的挑战性。  “我要建造留存永世的桥梁”。过往的几十年的岁月长河中,他常常以此与桥梁同行们,在通往开创我国现代悬索桥设计建造技术,主持设计千米跨度的铁路悬索桥,推动中国大跨度悬索桥技术迈入世界先进水平的磨砺中共勉。  于1995年建成通车的汕头海湾大桥,是中国第一座现代大跨悬索桥,彻底改变了汕头市以往靠轮渡交通南北城区的历史。徐恭义正是这座桥的桥主梁设计负责人。“大桥从零起步,从设计方法、计算理论以及施工的组织方法,甚至每一个重要构建加工制造,完全没有标准,没有人做过。”汕头海湾大桥之后,中国悬索桥开始一路创造奇迹,实现从填补国内空白到领先世界水平。  杨泗港长江大桥  此后,徐恭义先后参加和主持了西陵长江大桥、澳门西湾大桥和东莞东江大桥等多座特大型公路或者公铁两用桥梁,并刷新了一批又一批桥梁世界纪录。目前,武汉在建并将于今年9月份竣工的世界首座双层公路悬索桥—杨泗港长江大桥,以创世界记录的1700米一跨过江,也是由他担当总设计师。  “36天把桥架完,1700米的大桥现场接缝只有50个。”杨泗港长江大桥是世界范围内跨度第二,双层桥中跨度第一的悬索桥,最突出的创新点就是采用全焊接。不同于以往铆接或者是拴接大桥钢结构的操作,全焊接方式大大节约了用料和工期。“跟国际上先进同类桥梁相比,节省10%的用钢量”,徐恭义自豪介绍,作为核心材料的钢丝过去曾长期依赖进口,如今“桥上三万三千多吨钢丝全部实现了国产化”。  “很幸运,这个机遇落实到我们这一代人身上”  1984年,徐恭义从西南交通大学桥梁工程专业毕业后,到中铁大桥勘测设计院参加工作。“刚参加工作时,我的心情挺复杂的。”徐恭义说,由于经济大环境的原因,那个阶段的中国的桥梁建设事业远不像现在这般兴旺。当年的住房条件有限,晚上不得不去办公室加班和看书,直到门卫拉闸锁门才会离开。周末时,骑着自行车去提高班补习英语。“实际上我们这二三十年天天都是很忙。下班到九十点钟有班车可以回到家,每一个设计院都是这样。” 徐恭义说。  现在,他仍然清楚地记得当初所唱的最嘹亮的歌曲——建设我们的祖国,实现四个现代化“创造这奇迹要靠谁?要靠我,要靠你,要靠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20世纪80年代初,恰逢中国改革开放和中国交通基础建设的迅猛发展时期。这期间,通过吸收消化国外的成功经验和我国大量的工程实践,桥梁工程技术从人才到设备各个领域,获得全方位的发展和提高。  徐恭义资料图  徐恭义以其勤恳刻苦,和聪明好学开始显露头角——2000年被评为铁道部“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2001年荣获了“詹天佑人才奖”;2005年荣获“茅以升铁道工程师”奖;2006年荣获“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称号。不仅如此,他还拥有英国工程师最高执业资格,是英国土木工程师学会Fellow,应邀参编美国最新版《国际桥梁工程手册》,技术能力及影响业界获得国际同行承认。  提起徐恭义的作品,国外工程师尤为羡慕和佩服,年龄相仿的美国工程师干了30年修了3座桥,而徐恭义主持设计的桥梁不仅数量多,含金量也高。  徐恭义说:“相比于国外同样的土木工程,我们的周期非常快,所以是在国民经济持续增长这样一个大时代环境,给了中国桥梁工程师这样一个机遇。很幸运这个机遇落实到我们这一代人身上,从落后到追赶到现在甚至是领跑。”  造桥路上奔跑的“阿甘”  目前,世界前十名特大跨度桥梁科学,如悬索桥、斜拉桥、拱桥,中国已占半数以上。中国已经具备在任何复杂建设条件下,独立设计和建造各类复杂特大型桥梁的能力和技术。  一路前行,徐恭义始终坚守以科学创新的态度和方法,牢记基本设计原则——“安全、实用、经济、美观”以及“环保、耐久”,以安全为前提、功能为根本、经济为指标、美观为考量,把握和谨记这些原则的“度量”随着桥梁事业取得的发展和成就,徐恭义更前瞻性的把目光放在了桥梁耐久性课题上。  徐恭义和工友实地研究钢丝  桥梁的腐蚀与防护问题,已经成为特大跨度桥梁工程耐久和安全性能的重要研究课题。他认为,桥梁上的钢管桩、钢梁、钢制拉索和悬索等钢结构的腐蚀防护除了使用高性能的涂装体系外,阴极保护也是重要的防护手段之一。只有注重耐久性,才能实现桥梁寿命的安全运营,才能建造出“留存永世”的桥梁。  徐恭义为人谦虚低调,他始终牢记着恩师杨进的教诲:一个人在干事业时,如果只付出比别人多两倍的努力,不算什么,只有付出10倍的努力并坚持10年下来,那他才能在业界有所建树。  徐恭义喜欢看电影《阿甘正传》,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一位地地道道地的“阿甘”——你和别人没有任何的不同,你只有不停的奔跑、奔跑、奔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